创富心水论坛69677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创富心水论坛69677 >
天刀温柔风短篇小说欣赏《此梦·何梦
更新时间:2019-08-17

  余光似岩浆,滚上黄页墨迹间,将那几行字晕出丝缕缠绵之感。一节拇指压在书页下端,恰恰盖住最后两字,待读者吟至此处,拇指摩挲着移开,得以窥见最后两字,复又沉吟。

  “昔者庄周梦为胡蝶,栩栩然蝴蝶也,自喻适志与,不知周也。俄然觉,则蘧蘧然周也。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,胡蝶之梦为周与?周与胡蝶,则必有分矣。”

  适逢七夕,平素深藏闺阁的女儿们,披着晚霞,走向玉华集那一挂瀑布下方。待弦月挂起,各式灯盏便被点亮,花灯如舟,入水随波,流向远方。届时灯火似海,悠悠散开,仿若九天银河,照的水畔女儿俏似皎皎明月。

  鹤道人将手中书册移开,脚方才迈出一步,便又收回,温声回说:“我就不去了,你们留心些,夜里水畔湿滑,可莫要跌水里去让人看了笑话。”

  鹤道人拎着书回到卧房,房内不知是谁燃了一炉香,袅袅虚烟散开,香气铺了满室。霞光已消逝于天地间,弯月勾上天幕,鹤道人把书册搁在桌上,将近旁油灯点亮,而后端了杯冷水,在桌旁坐下。

  只见无涯峰外,一只丹顶长喙黑尾白鹤伸展着双翅,翅尖带着些微雾气,穿过云海,落在无涯峰塔的塔尖上。那鹤似乎有些迷茫,立了片刻,又俯身向东飞去。

  鹤站在花丛间,不远处是深蓝的海水、细白的沙滩,脚下是繁复无尽的花丛。风吹过海,吹起海浪,海浪涌上沙滩,风携着海味卷过沙滩,又抚起花浪,一叠一叠的浪打过118历史开奖记录。几多花瓣扬起,落在鹤头顶那一抹红上。

  忽而一阵风旋起,万千花瓣飞扬,一花醉被这扬起的醉心花瓣迷了眼,抬手挡在眼前。待风住花沉,一花醉再向前方看去,鹤影已无,取而代之的,是一名身穿道袍的男子。

  “今日黄昏,师姊妹唤我往暮火焚霞去,本欲前往。”一花醉提灯行至男子身侧,婉婉笑言,“然不知何故,竟是拒了师姊妹之邀,反而提了灯盏,一路冥冥似有指引般来到这醉心花海。”

  “今日黄昏,师兄弟唤我往玉华集看流灯花海。”鹤道人温笑道,“我却乘梦来此,会见仙子。”

  一花醉引着鹤道人在移花岛上寸寸行过,一路走来,未见半分人影,却又处处灯火通明。

  鹤道人踩着白石阶,登临碧玉台,随着阶梯盘旋而上,又延绵而下,只觉置身阆苑仙阁。最后,一花醉带着鹤道人折返回醉心花海。

  雾气渐浓,鹤道人眼前那亭亭玉影转瞬消失,余下一朵长瓣白花浮在空中。他伸出手,将花取下。雾满花海,月行中天,又是一声鹤唳,那白鹤衔花破雾,向月扑去。

  两人皆是茫然,却又遥遥望见对方,不由自主便是抬脚向前。二人踩着鹤羽,穿过飘花,终于桥中相会。

  鹤道人垂首低眸,透过手背看到海面粼粼,水中不见倒影,是以轻声问道:“此番梦中一晤,尚不知仙子姓名。”

  忽而,烟火在空中炸开,一花醉于睡梦中惊醒。她怔了片刻,看了眼桌上尚余大半的蜡烛,又瞧了瞧半掩的窗子。